遇見掠燕湖

2019-07-19
19 2019-07

09:55

分享
來源:《學習時報》作者:付秀瑩

  掠燕湖,不必看景,只這名字便讓人生出許多綺麗的想象。波光粼粼的水面上,燕子輕倩的身影掠過,湖光映著山色,天上的閑云落在湖心,鳥鳴婉轉,把草木上的露水啼破了。

  初見掠燕湖,是今年春天。春寒料峭,一湖水卻碧波蕩漾,滿蓄著萬千春光。沿著湖畔閑走,竿竿翠竹,在風中簌簌亂響。陣風送來濕漉漉的水汽,夾雜著草木萌發的消息,萬物生長的暗流涌動。黃昏降臨了,夕照中的掠燕湖,美得不可方物。一湖的碎金爛銀,一湖的綾羅錦繡。天鵝戲水,野鴨閑步。我立在初春的黃昏里,一時竟怔忡了。這掠燕湖,藏在中央黨校校園深處,波瀾不驚,卻暗自洶涌。這是怎樣的氣度和修為呢。

  湖的北岸,有一座牌樓,氣勢恢宏,色彩端麗,蔚然有古風。據說,此牌樓始建于明代嘉靖年間,原位于景山前街的大高玄殿前,四柱九樓式牌樓呈品字形排列,此為其一。上世紀50年代,被從原址拆除。60年代初,撥歸中央黨校修復重建于現址。因破損嚴重,改建為如今的四柱七樓式。黃色琉璃瓦覆頂,底為石質蓮花座。向湖正面題額:弘佑天民。背面題額:太極仙林。均道教旨意。據載,此牌樓是北京現存最早的唯一一座無戧柱純木制結構牌樓,屬極為珍貴的古代建筑文物。

  沿湖北岸有漢白玉石橋,三孔,頂上有蟠龍,名曰蟠龍橋。有多少回,我在蟠龍橋上走過,每每經過那蟠龍,便不禁慢下腳步來。被中國文化滋養長大的人,誰不對這傳說中的祥瑞之物抱有特殊的情感呢,不只是敬畏,也不只是莊嚴,不只是親切,也不只是昵近。我端詳著那蟠龍,見他在日月山河風里雨里高臥,安詳正大,寵辱不驚。鱗爪暗藏,而不怒自威,滿蓄著風雷。橋邊有三疊泉水,水流潺潺,日夜不歇。

  這掠燕湖源于京密引水渠,湖面大約若昆明湖之1/4。水域不大,卻氣象不凡。湖上有曲折回廊紅橋,橋上有亭子,謂光風霽月亭。北岸居中有一兩層樓閣,四梁八柱仿木建筑,朱漆門窗,外檐有斗拱彩繪。樓上有金字匾額與對聯,上聯是:見形見心性當鑑水,下聯是:平惱平郁志尚平云。匾額是:鑑水平云。此樓名為二味書屋,教人不禁想起魯迅故園的三味書屋來。所謂三味者,詩書為太羹,史書為折俎,子集為醯醢。大意是說,經史子集各有其味。也不知道,這二味書屋之稱,有何深意。進得屋去,卻見幽雅寧靜,有書卷氣,在廊下憑欄獨坐,一卷在手,衣帶當風,倒別有一番意趣。

  在湖邊閑走,忽有短堤直伸入水中,旁邊停泊一葉小舟,是著名的紅船。當然是仿制,但紅船精神卻如燈火,照耀百年世事更迭。大約一個世紀前,中國共產黨便在這船上誕生。百年歷史風云變幻,崢嶸歲月稠。紅船與二味書屋隔水相望,穿過歲月的煙云,歷史與現實彼此呼應,直教人有千重感慨,萬種神思。

  湖中有天鵝游弋,為掠燕湖一景。白天鵝昂著優雅的脖頸,白雪公主一般,惹人矚目。那黑天鵝則如黑衣紳士,沖和雍雅,有謙謙君子之風。更有小天鵝稚氣可愛,初涉掠燕湖,宛如初涉塵世,啁啾鳴叫著,有一種無畏的天真和快樂,直沖云端。有一段時日,天鵝孵蛋,令我們日夜牽掛,閑暇時常跑去探望。天鵝伉儷倒是目不斜視,泰然自若,頗有大將風度。后來,外出一段歸來,卻不見了那動人的育兒圖。也不知道,那小天鵝出世了沒有,那一家幾口,是否安好,它們都去了哪里。

  水中的錦鯉卻是不怕人的,它們肥碩艷麗,姿態輕盈活潑。見有人來,便倏忽聚攏腳下,唼喋有聲。水草搖曳,鮮艷的魚群圓潤豐腴,盡展綽約風姿。

  從春初到盛夏,我也算是見識過掠燕湖的萬種風情了。那亂紅飛戲、楊柳含煙的三月,那草長鶯飛、雜花生樹的四月,那夏木萋萋、榴花照眼的五月六月,桃子褪青,杏子正肥的七月,綠陰如蓋,只待子實滿枝……時光如流水漫過,而年華不老,歲月長青。偌大的校園,人們來了,又去了。而掠燕湖,它永在那里,靜水流深。

  〔作者系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院)中青三班學員〕

(網絡編輯:金秋)

手机在线赌博游戏现金-手机网上赌博官方网址-正规信誉赌博app大全_行政学院网站